徐鸿:人民币国际化的内涵与意义
2020-01-15 20:25 原作者:徐鸿 访问量:7237次

来源:中国科技投资杂志

文/江西省新余市常务副市长 徐鸿

 

 

本文节选自徐鸿专著《货币政治:美元霸权的式微和人民币国际化的兴起》(中国经济出版社出版 ISBN:9787513648400) 


作者简介:

徐鸿,1968年8月生,江西上饶人,中共党员,研究生学历,经济学博士学位,应用经济学博士后,教授。先后在上饶师专物理系、西北大学经济管理学院、西安交通大学应用经济学博士后流动站(在职)学习;在江西省万年县中学、陕西省富平县人民政府(挂职)、江西省委统战部、东华理工大学、江西省纪委驻审计厅纪检组、中央纪委驻审计署纪检组(挂职)、江西省新余市纪委监委、江西省新余市人民政府工作。

主持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1项,主持、参与省社科规划和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多项;发表学术论文30余篇,出版专著《企业信誉研究》《中部地区经济发展的战略选择——江西在中部地区崛起的经济分析》《货币政治:美元霸权的式微和人民币国际化的兴起》。


本文梗概:

第二十章 人民币国际化的内涵

一、货币国际化的概念

二、货币国际化的基础

三、人民币国际化的含义

四、人民币国际化的历程

第二十一章人民币国际化的意义

人民币为什么要国际化?理由很多,大致可以从以下四个方面去理解:一是中国经济发展的现实需求,二是全球金融稳定的重要选择,三是减少美元霸权危害的需要,四是分享铸币税的必然结果。

一、中国经济发展的现实需求

二、全球金融稳定的重要选择

三、减少美元霸权危害的需要

四、分享国际货币铸币税的必然结果


第二十章 人民币国际化的内涵

一、货币国际化的概念

对于什么是货币的国际化,存在不同的理解。有人认为,一国货币在国际金融市场可以自由兑换就可称之为国际化。但现在普遍认可的说法是,某一货币的国际化,是指该货币在国际上可以较完整地发挥价值尺度、流通手段、支付手段、储藏手段职能的过程。若说某种货币可以自由兑换就算国际化,世界上发达国家的货币几乎全都可以自由兑换,但目前真正能称为国际化的货币只有美元。第一,美元具有世界贸易价值尺度的职能,今天的国际市场上石油、黄金都是用美元标价的。第二,美元具有世界贸易流通手段的职能,今天的国际市场上购买石油、黄金大都必须用美元,同时,国际上的服务及赊销赊购大都以美元支付。第三,美元只具有部分储藏手段的职能,之所以说“部分”,是因为尽管各国也储藏美元,但美元与黄金脱钩以后,自身已不代表财富本身,只是实现市场交换的媒介,它必须流回美国换得实实在在的商品或劳务对其他国家才有意义。因此,美元是国际化货币,但还不是完整意义上的国际货币。欧元相对于美元在这四个方面却有较大的差距,特别是石油的交易几乎全都使用美元,用欧元的很少,欧元勉强算是准国际化。日元等其他货币目前都称不上国际化货币。

在历史上真正的国际货币是金本位时期的黄金,银本位时期的白银,以及与黄金挂钩时期的美元——美金。在1971年8月15日布雷顿森林体系崩溃之后,也就是最后一个商品本位货币——黄金美元退出历史舞台之后,就再也没有真正的国际货币了。在信用货币时代,除非发展出世界元,否则不可能出现国际货币,最多也就是像美国一样使本国的货币国际化,发挥准国际货币的职能。

二、货币国际化的基础

货币即政治,是为谋求国家利益而对他国实施货币强权的工具。一国货币要实现国际化,成为准国际货币,不是一个简单的经济学问题,而是一个复杂的政治经济学问题。一国要实现货币国际化,必须要具有强大的综合实力。回顾历史,我们可以看出,实现了货币国际化的国家都是那些具有强大综合实力的国家,基本条件是幅员辽阔、资源丰富、人口众多,其次是经济、政治、军事力量强大。历史上,英镑之所以能成为国际化货币,得益于英国强大的综合实力,英国号称“日不落帝国”,太阳24小时都照耀在大英帝国的领土上。“二战”后,美国削弱英国的重要一招就是鼓励广大的英国殖民地国家独立。

目前,世界上具备条件的国家可能只有美国、中国、俄罗斯。日本尽管也曾是世界第二经济大国,但日元不可能国际化。一是日本是一个岛国,其国土面积相对偏小,战略空间有限,资源贫乏,人口相对较少;二是日本的政治文明水平相对较低,许多日本人在“二战”历史(侵略失败)和当今国策(和平发展)这些最基本的问题上没有达成基本的共识,没有得到世界人民特别是亚洲人民的原谅,不可能像德国一样真正融入世界;三是日本在政治、军事等方面对美国存在严重依赖,还不是一个完全正常的国家。因此,当年日本雄心勃勃,希望通过“黑字回流”计划力推日元国际化,最终以失败告终。

欧元尽管是自罗马帝国以来欧洲货币改革最为重大的结果,由欧洲中央银行和各欧元区国家的中央银行组成的欧洲中央银行系统来统一管理,但由于欧元区各国只是由欧盟这样一个主权国家联合体来协调,无法形成统一的税收、统一的财政,形成不了统一的国家信用,因此,欧元缺乏完全国际化的基础,只能勉强做到准国际化。欧元要成为真正国际化的货币,除非欧元区成立欧洲联邦政府,区内各国也像美利坚最初的13个州,把各自的大部分主权交给联邦政府一样,把大部分主权交给新成立的欧洲联邦,形成统一的国家意志。

俄罗斯具有卢布国际化的基本条件,但是俄罗斯的经济结构相对单一,太过于依赖石油,普京在美国把战略目标转向中国的大好时机,没能对其国家的产业结构做革命性的变革,错失良机。当前美国又把俄罗斯作为战略目标,经济内外交困,深陷泥淖,一时难以自拔,卢布的国际化目前来看还前路漫漫。

美国地域广阔,人口众多,1870年他的商品和服务生产已超过英国,1900年,经济科技、军事已居世界第一,早已具备货币国际化的基本条件,但直到“二战”以后,美元才实现国际化,此后,美元一直稳定充当国际货币或准国际货币。目前是当今世界唯一的准国际货币。

中国具备了人民币国际化的各项基本条件,目前人民币还不是国际化货币,因此人民币国际化是一项可行也应该去进行的事项,但一定是一个长期艰难的过程,因为美国并不希望有一个国际化的货币与美元并肩。美国从经济科技、军事等实力位居世界第一到其货币国际化用了近半个世纪,我们要有心理准备。

三、人民币国际化的含义

人民币国际化是指人民币能够跨越国界,在境外流通,成为国际上普遍认可的计价、结算及储备货币的过程。

人民币国际化的含义主要包括三个方面:第一,人民币现金在境外享有一定的流通度;第二,以人民币计价的金融产品成为国际各主要金融机构包括中央银行的投资工具,使其金融市场规模不断扩大,这是最重要的方面;第三,国际贸易中以人民币结算的交易达到一定的比重。以上三方面是衡量货币包括人民币国际化的通用标准,其中最主要的是后两个方面。当前国家间经济竞争的最高表现形式就是货币竞争,如果人民币对其他货币的替代性增强,不仅将现实地改变储备货币的分配格局及其相关的铸币税利益,而且也会对西方国家的地缘政治格局产生深远的影响。

四、人民币国际化的历程

1994年1月,人民币官方汇率与外汇调剂价格并轨,实行单一的有管理浮动汇率制。

2001年12月,中国加入WTO。

2002年11月,出台《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境内证券投资管理暂行办法》,从12月开始实施QFII制度。

2004年2月,中国香港银行业开始办理人民币业务。

2005年7月,实行以市场供求为基础、参考一篮子货币进行调节、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

2007年6月,首只人民币债券登陆中国香港。

2008年7月,国务院批准中国人民银行“三定”方案,新设立汇率司,职能包括“根据人民币国际化的进程发展人民币离岸市场”。

2008年12月,中国与俄罗斯就加快两国在贸易中改用本国货币结算进行了磋商,与韩国银行签署了双边货币互换协议。

2008年12月,国务院决定,将对广东和长江三角洲地区与中国港澳地区、广西和云南与东盟的货物贸易进行人民币结算试点。

2009年3月,国务院确认,人民币跨境结算中心将在中国香港进行试点。

2009年7月,中国人民银行等6部门发布《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试点管理办法》,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试点正式启动。

2010年6月,6部门发布《关于扩大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试点有关问题的通知》,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试点地区范围将扩大至沿海到内地的20个省区市,境外结算地扩大至所有国家和地区。

2011年8月,中国人民银行明确表示,河北、山西等11个省的企业可以开展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至此,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境内地域范围扩大至全国。

2012年4月,汇丰银行在伦敦发行了第一只人民币债券。

2012年11月,人民币国际化进程正式在南非起步,我国和南非之间的贸易都直接以南非兰特兑换人民币来结算。

2013年10月,第五次中英经济财政金融对话在京举行,中英两国同意人民币与英镑直接交易。

2014年3月,央行将人民币兑美元交易价浮动幅度由1%扩大至2%,人民币汇率自由化迈出重要一步。

2014年4月,沪港通宣告正式启动。

2014年6月,人民币全球清算网络频频布局:6月18日,建设银行担任伦敦人民币业务清算行;6月19日,中国银行担任法兰克福人民币清算行。

2014年7月,中国人民银行发布公告称,决定授权交通银行首尔分行担任首尔人民币业务清算行,这成为在韩国打造人民币离岸中心的重要一步。

2014年9月,经中国人民银行授权,中国外汇交易中心宣布在银行间外汇市场开展人民币对欧元直接交易。

2014年10月,英国财政部宣布授权3家银行发行人民币国债,此举意味着英国将成为首个发行人民币国债的外国政府,人民币将首次被纳入英国外汇储备中。

2014年12月,人民币已代替加元及澳元,成为全球第五大常用支付货币。

2015年1月,中国取消金融机构进入银行间外汇市场的事前准入许可。

2015年6月13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表示,IMF团队已赴华讨论人民币加入特别提款权(SDR)技术事宜。

2015年8月11日,中国人民银行决定完善人民币中间价的报价机制,市场化改革获得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肯定。

2015年8月24日,中国外汇交易中心首次公布人民币兑美元参考汇率,每天5次,此举亦方便人民币加入特别提款权(SDR)的计价,参考汇率可以成为SDR定价标准。

2015年10月8日,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CIPS)上线运行,这被视为人民币国际化的重要里程碑。

2015年11月,首批境外央行类机构在中国外汇交易中心完成备案,正式进入中国银行间外汇市场,包括澳大利亚储备银行、匈牙利国家银行等。

2015年12月1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执行董事会宣布批准人民币加入特别提款权(SDR)货币篮子,新的货币篮子于2016年10月1日正式生效。

2016年1月27日,IMF 2010年份额和治理改革方案正式生效,中国正式成为IMF第三大股东。

2016年3月29日,亚洲首个人民币国际化研究中心在北京举行启动仪式,旨在对人民币国际化进程及其对世界经济、贸易的影响进行研究。

2016年5月30日起,中国人民银行和国家外汇管理局不再对金融机构和企业实行外债事前审批,而是由金融机构和企业在与其资本成净资产持钩的跨境融资上限内,自主开展本外币跨境融资。

2016年6月,银行间外汇市场成员在上海成立了全国外汇市场自律机制,标志着中国外汇市场从他律为主向他律和自律并重转变。

2016年8月,世界银行(国际复兴开发银行)在中国银行间市场发行首批人民币结算特别提款权(SDR)计价债券,被市场称为“木兰债”。

环球同业银行金融电信协会(SWIFT)人民币跟踪显示,2016年人民币支付金额总体下降,人民币国际化进程暂缓。

 

第二十一章人民币国际化的意义

人民币为什么要国际化?理由很多,大致可以从以下四个方面去理解:一是中国经济发展的现实需求,二是全球金融稳定的重要选择,三是减少美元霸权危害的需要,四是分享铸币税的必然结果。

一、中国经济发展的现实需求

从2010年开始,中国的GDP超过日本成为世界第二经济大国,但经济大国并不代表就是经济强国。按照贝洛赫(Bairoch)的计算,1840年,鸦片战争时中国GDP是世界的37%,比美国和欧洲的总和还要多,而号称“日不落帝国”的英国GDP只占世界的5%。即使考虑人口因素,中国人均GDP也与世界平均水平相同。因此,中国如何从经济大国发展成为经济强国,需要我们认真思考,努力谋划。世界近现代史告诉我们,经济强国必然是金融强国,唯有成为金融强国方能成为经济强国。因为经济强国必须要具有在世界范围内配置资源的能力,这一点唯有强有力的金融系统才可以做到。从产业看,大国在分工链中居重要地位,但金融强国才能决定分工形式;从资源配置看,大国是资源的主要使用者,但金融强国才是资源的最终配置者。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济和金融快速发展,工业化和城镇化加速推进,在国际分工中的地位越来越重要。通过利用外资和吸收国际产业资本,我国已成为世界经济资源的重要使用者,但还不是重要配置者。从某种意义上讲,当前经济增长方式转变和经济结构转型升级,意味着我国正在从资本与技术的承接者转变为资本与技术的输出者。不出意外的话,几年或十几年以后,在未来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中国将成为全球第一大经济体,那时的第一大经济体与19世纪40年代的第一大经济体将具有质的区别,因为到时中国不仅是经济大国,而且是经济强国,更是金融强国。目前中国金融结构还不合理,金融市场对内外开放程度还有待提高,金融体系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还需加强,从以量取胜的金融大国发展成以质取胜的金融强国,还有艰难的一段路要走。

为此,需要我们在资本账户开放和人民币汇率政策的基础上,推进人民币国际化,推动人民币成为可兑换、可自由使用货币。因为它既可以帮助我们锁定经济转型和金融改革的成果,又将对我们在未来经济改革和发展中的突破予以有力的支持。

二、全球金融稳定的重要选择

人民币国际化是历史的担当。“二战”后,布雷顿森林体系的崩溃表明,黄金汇兑本位制解决不了全球金融稳定的问题。一方面,其后形成的单一货币为主导的国际货币体系难以避免“特里芬难题”;另一方面,美元利用其周期性升贬攫取全世界财富,使得全球金融非常不稳定,许多国家损失很大。国际货币多元化成为历史的呼唤。

人民币在过去十多年已成为维护全球金融稳定的重要力量,突出表现在以下两个方面:

一是金融危机的“稳定器”。

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期间,东南亚各国由于受到金融冲击,货币竞相贬值。中国对外公开承诺人民币不贬值,为各国抵御危机冲击增强了信心。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期间,人民币不但没有贬值,还保持了一定的升值,为世界经济的稳定发展承担了重要责任。中国稳定的社会政治环境、快速的经济增长、平衡的财政收支、较低的外债水平和庞大的外汇储备,是避免汇率大起大落、维持人民币可信任度的重要基石。

二是国际汇率风险的“避风港”。

当今世界,美元占国际储备货币的比重高达60%以上,而全球范围内的大宗商品交易、资本流动、直接投资也主要使用美元。这就导致美国可以依据自身利益随时调整金融政策,从而引发国际金融市场动荡。随着中国与世界各国经贸往来日益密切,国际上产生了以人民币进行计价结算、规避汇率风险的广泛需求。人民币实现国际化,将成为国际贸易结算与投资支付货币,分散各国的金融风险,让国际金融安全多一分保障。

三、减少美元霸权危害的需要

自布雷顿森林货币体系建立以来,美国作为事实上的全球银行管理者,利用美元为全球实体经济的发展提供了一段时间内较有效的服务,即美元管理机构通过它们的中介,将稀缺社会资源从低效率用途转移到高效率用途,从而导致一种新增财富在高效率实体经济领域被创造出来,全球经济出现了较快的发展。但是,随着美元长时间处于垄断地位,缺乏竞争对手,美元开始堕落成通过霸权方式,即不断通过市场操纵,在不改善资源配置甚至导致资源配置扭曲的情况下获取高额利润。在此过程中,商业银行或金融机构通过提高自身和整体经济的杠杆率,制造泡沫并获得高回报,而将泡沫破灭的风险转嫁给各国财政。欧元、日元等作为世界通用货币尽管也能部分地影响美元霸权获取超额利润,但是这两种货币由于其“先天缺陷”,无法承担起准国际货币的职能抵御美元霸权横行,目前唯有寄希望于人民币国际化。因为只有人民币有条件、有力量让美元霸权不敢放肆地为所欲为,但人民币国际化还有一段很艰难的历程。

四、分享国际货币铸币税的必然结果

随着世界经济一体化的加速发展,对国际化货币的需求量会越来越大,国际货币的铸币税会越来越多。作为一项公共资源,铸币税理应由承担国际责任的国家共享。随着中国逐渐走向世界舞台的中心,中国承担的国际责任越来越重,为其付出的成本也会越来越高,这些成本当然可以由国内百姓承担,但是世界上既然有国际货币铸币税这项公共资源,我们就应分享以减少国家财政的负担。同时,分享国际货币铸币税的过程也是一个更好地承担国际责任的过程,要分享国际货币铸币税,人民币国际化就是必然的选择。

中国不会放弃自己的正当权益,但决不会以牺牲别国利益为代价来发展自己,因此不会在人民币国际化后,利用人民币的循环,获取铸币税以外的不道义收益。

 

 

 

 

    《中国科技投资》杂志社 ( 京ICP备14048894号 )

    《中国科技投资》杂志社官网上的部分内容来自相关部委网站,如果您认为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联系【 1227252578@qq.com 】我们会尽快处理。

    声明:本站严禁任何人以任何形式在本网站发表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相抵触的言论!

    网站支持:北京巨蛋科技 技术支持:Copyright© 2013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