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幸咖啡局中局:资本、股东和套现者
2020-04-08 22:27 访问量:1172次

来源:微信公众号 中科财经

◎刘逸伦

 

做空瑞幸咖啡的仓位至少在去年已经布好,接着就是等待独角兽的陷落

4月4日,国内两家财经媒体得到多个信源证实,两个月前,美国著名股票做空研究企业浑水公司(Muddy Waters Research)从匿名者处得到的做空瑞幸咖啡(LK.US)报告,正是出自雪湖资本。

作为浑水在中国的合作伙伴,雪湖资本对于瑞幸咖啡也上演了一场做空猎杀大戏,但结局并非圆满。

 根据公开信息,在发布做空报告的近半个月前,雪湖资本大比例减持了呷哺呷哺(00520.hk)和同程艺龙(00780.hk)共计16亿港币,而同一天,瑞幸咖啡股价触高点达51.38美元。据接近呷哺呷哺的人士称,投资人(雪湖资本)突然清仓了公司的股票,后来才知道是做空瑞幸爆仓了。

 此外,在报道中提及尽调人员在门店私自安装摄像头的事宜也被指踩红线,合作方之一的汇生咨询或因违反客户服务原则丢掉“一堆”一级市场客户。

 


做空机构

 

据燃财经报道,1月31日,浑水发布的瑞幸咖啡做空报告的实际制作方为雪湖资本。但该消息随后被雪湖资本方否认,雪湖资本在4月4日表示,“没有参与国内瑞幸门店客流调查。”

 官网显示,雪湖资本(Snow Lake Capital)是一家专注于亚洲市场的对冲基金管理公司,成立于2009年,管理资产达20亿美元。雪湖资本受托管理资金主要来自全球机构投资者,包括知名学府的捐赠基金、非盈利性基金会、家族基金、国家主权财富基金及养老基金。创始人为马自铭,公司在香港和北京设有办事处。

 报道指向雪湖资本是此次调查的唯一出资方兼主导方,作为浑水的中国合作伙伴,雪湖资本此次出具的做空报告至少在制作精良程度上被业内一致认可,有评论称,“雪湖因此一战成名。”

 作为投资人,雪湖资本在中国的几笔广为人知的投资案例是:海底捞、华兴资本、呷哺呷哺以及好未来和华住酒店。

 2016年3月,雪湖资本首次购入呷哺呷哺股份,增持后最新持股数达8132.1万股,持股比例升至7.52%,为呷哺呷哺第三大股东。今年1月17日,呷哺呷哺市前现一宗大手成交,每股作价9.65元,涉及8160万股,涉资7.87亿港元。

 据接近呷哺呷哺的人士称,“周五和某香港上市公司开视频会议。对方说,前一段一个投资人突然清仓了我们的股票,现在才知道原来是他们做空瑞幸爆仓了,而且浑水那份报告就是他们提供的。”

 相关证据直指雪湖资本。此外,有消息称1月17日,雪湖资本还大比例减持了同程艺龙3%的股份,每股作价12.87元,涉资8.11亿元(合8.865亿港币)。

两笔减持共涉资16亿港币,而瑞幸咖啡的股价在当日触达高点至51.38美元。有言论称,上述两笔减持或是雪湖资本预判疫情影响的正常减持,但有消费领域研究分析师称,雪湖资本减持的比例最大,减持的非常坚决,是一笔全卖。“像是急用,其他肺炎相关个股,并未看到减持。”

 “16亿有可能是高位买回股票平仓,很大可能是去被迫补信用。但没有券商具体数据不能够准确分析,同时还要看做空方是用期权做空还是裸卖空,期权也有各种各样的结构,所以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上海明湾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刘玺称。

 对于爆仓后,雪湖资本平仓呷哺呷哺和同程艺龙的行为,刘玺表示,“对冲基金(雪湖资本)平仓大概率事件是多空策略。2019年10月后,瑞幸涨势较猛,空头被瑞幸打爆仓,被迫平了持有的多头股票。”

 业内人士称,在1月17日前后的关键节点,雪湖资本“死磕到底”是有可能的,就像美国电影《大空头》一样,熬过来,就是大赢家。

 在瑞幸和雪湖资本未发布公告前,谁都不说输赢,但对于卷入这场硝烟的久谦咨询与汇生咨询却难言获利。久谦咨询在尽调时为保证数据准确率而私自安装摄像头的踩红线行为备受关注,而汇生咨询则因违反客户服务原则被曝丢失许多一级市场的客户。

 


股东

 

根据高盛声明,贷款人开始对瑞幸咖啡股东Haode Investment Inc.(陆正耀为实控人)质押的7640万股瑞幸咖啡ADS进行强制执行,金额高达5.18亿美元(合37亿左右人民币)。

 此次瑞幸咖啡造假事件令许多海外股东损失惨重,有机构巨亏百亿。据中国基金报报道,截止去年四季度末,瑞幸咖啡前十大机构股东中包含美国银行、瑞银、瑞信等知名机构,最大的前十大机构股东是Capital Research Global Investors(全球资本研究投资者基金)。

 按照2019年末持股份额估算,瑞幸咖啡暴雷使美国银行损失7400万美金、瑞银损失约6000万美金,瑞信则损失约4600万美金。此外,第一大股东全球资本研究投资者基金和第二大股东孤松资本的亏损均超12亿美金,其中,前者更是亏损16亿美金。

 在瑞幸咖啡的基金投资者中,也包含The Capital Group Campanies旗下两支基金,美国最大的专门支持创业教育的基金会之一的联邦考夫曼基金、贝莱德旗下的两支基金,其中联邦考夫曼基金在瑞幸咖啡大跌中共亏损2000万美元,贝莱德共亏1000万美金。

 除了国外投资者,国内公募基金也受牵连。据2019年公募基金的年报显示,国内持有瑞幸的公募基金有两只,其一为工银瑞信香港中小盘人民币,另一为汇添富全球移动互联,分别持有208.6万元、302万元,持股数分别是0.76万股、1.1万股,占资产净值比分别有2.49%、0.84%。

 关于赔偿,有言论认为瑞幸咖啡很可能会和保荐人、律所等中介机构一起赔钱了事。如果涉及投资者损害赔偿,证监会将会介入。涉及瑞幸咖啡上市的中介机构有保荐人摩根士丹利、瑞士信贷、中金公司、海通国际,律所金杜、竞天公诚,审计机构安永华明会计事务所。

 同时,瑞幸咖啡注册地厦门中级法院表示,亏损投资者可在国内起诉,但具体案由还需细分。相关人士称,因证券欺诈起诉在内地法院起诉境外公司的案例几乎没有,相关体制空白使得审理在实操上存在困难。

 此外,瑞幸咖啡投保的董责险将上市公司风险转嫁,涉及8家中资保险公司,总保额达到2500万美元。平安保险称,“收到瑞幸咖啡董责险理赔申请,正在进一步处理中。”

 


套现者

 

除了对瑞幸咖啡财务造假的指控外,该份被浑水发布的做空报告中还提及高管将股权质押套现的问题。报告中称,瑞幸咖啡的管理层已经套现走人,管理层质押了49%所持的瑞幸咖啡股票,价值约25亿美元。

据浑水所提供的资料,瑞幸咖啡大股东、董事长陆正耀持有的6千万股ADS,当中约1818万股已被质押;首席执行官钱治亚持有的3906万股ADS,当中约1826万股被质押;陆正耀姐姐Wong Sunying持有的2461万股ADS全数已质押,共计6106万股瑞幸咖啡ADS被质押。

 在暴跌前,瑞幸咖啡第三大股东黎辉在股票高位时减持4416万股,持股比例降到8.59%。一月中旬披露减持数据时,瑞幸咖啡股价正值高点至50美元上下,此前两三个月,瑞幸咖啡平均价约为35美元,预计减持金额超过15亿美元。

 此外,今年1月8日,黎辉所任职的大钲资本减持瑞幸2840万股,套现2.3亿美元,持股比例从14.06%下降至12.15%,大钲资本表示,此次减持后,已收回当初对瑞幸咖啡的投资。

 去年9月,有投资者在雪球上写道:先是上市融资,然后大比例分红,把融来的钱分掉,大部分落入大股东的口袋,这是赚第一道钱。接下来通过做假账,宣布业绩喜人,股价上涨,大股东疯狂套现,这是赚第二道钱。等到减持差不多时,业绩问题藏不住,就一次性曝出巨亏,在转让控制权,卖掉上市的壳,这是赚第三道钱。

 对于瑞幸咖啡,该名投资者称,“瑞幸咖啡上市融资多,陆正耀没办法直接分红,很可能会通过做大成本把钱掏空,这是赚第一道钱;接下来通过做假账,刺激股价上涨,方便解禁后套现,这是赚第二道钱。现在庄家是暴力拉升来逼空,宣布Point 72(华尔街顶级对冲基金)买入来刺激股价,套路与去年蔚来汽车一样。空头要保持耐心,等待解禁即可。”

 陆正耀的老朋友刘二海在腾讯深网采访中评价兄弟,“陆正耀表面看着是那种经常喝酒和带一帮兄弟经常打架那种人。其实不是,他特别细心,能算账,像个老地主一样,是典型的‘表’叔。”

 

 

 

    《中国科技投资》杂志社 ( 京ICP备14048894号 )

    《中国科技投资》杂志社官网上的部分内容来自相关部委网站,如果您认为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联系【 1227252578@qq.com 】我们会尽快处理。

    声明:本站严禁任何人以任何形式在本网站发表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相抵触的言论!

    网站支持:北京巨蛋科技 技术支持:Copyright© 2013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