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保宗:中国制造业强在哪里?弱在哪里?如何进化?
2020-04-26 14:42 访问量:1555次

中国制造业强在哪里?弱在哪里?如何进化?

 

——专访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产业所工业室主任付保宗研究员

 

来源:微信公众号 中国科技投资

◎李晓娜 乔丹

 

制造业是国民经济的主体,没有强大的制造业,就没有国家和民族的强盛。打造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制造业,是我国提升综合国力、保障国家安全、建设世界强国的必由之路。疫情在全球蔓延的同时,“逆全球化思潮”强势来袭,欧美发达国家在去工业化之后又开始纷纷高举再工业化大旗,通过各种方式吸引制造业回归……针对我国制造业的发展现状、面临的主要问题、未来进化的方向,本刊专访了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产业所工业室主任付保宗研究员,让我们一同关注我国的立国之本、兴国之器、强国之基——制造业。

 

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产业所工业室主任付保宗研究员

制造业增加值世界第一

 

付保宗告诉我们,早在2010年,中国就已成为世界第一制造大国。2018年,以当年美元价格计算,我国制造业增加值稳居世界第一,高于美国和日本的总和,占世界的比重达到28.2%,有超过200多种工业品产量居世界首位。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建成了门类齐全、独立完整的制造业产业体系,推动了我国工业化和现代化进程,支撑了我世界大国地位。

 

制造业高质量发展势在必行

 

2019年9月1日,工信部副部长王江平出席2019中国500强企业高峰论坛时披露,我国制造业企业平均利润仅为2.59%,低于500强的4.37%,更远低于世界500强企业的6.57%。这说明,我国制造业发展质量和效率有待提升。

而就我国制造业发展形势,付保宗认为,当前我国制造业总体仍然表现为大而不强、全而不优,并且随着形势变化,几个矛盾日益凸显。

(一)供给质量与市场需求的矛盾

一方面,部分产业尤其是传统行业产能过剩问题仍未根本解决,大量低端无效供给仍未出清;另一方面,一些关键领域受制于人,部分高端装备、重要零部件和核心技术还依赖进口,集成电路、核心软件等方面尤为严重。我国消费品产量连年增长,但优质、安全产品供给却相对不足,境外消费、“海淘”购物不断增长。我国创新指数全球排名与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第一制造大国地位存在偏差。

(二)粗放模式与资源环境的矛盾

当前,全球气候风险正在明显加剧,坚持走绿色安全发展之路、加快实现人与自然和谐成为必然选择和迫切任务。尽管我国制造业能源资源利用和环保水平正不断改观,传统粗放发展模式仍未根本改观。目前,我国单位GDP的二氧化碳排放量相当于美国、德国、日本等国家的三倍以上。资源能源利用效率、主要污染物排放强度与国际先进水平仍然存在明显差距。

(三)企业实力与开放竞争的矛盾

未来,国内外发展环境复杂性明显上升,开放大局下我国企业将面临更加激烈的国际化竞争,提升企业内在实力势在必行。而目前,我国除少数垄断性行业外,很多制造企业规模较小、实力较弱,在产业分工中处于从属地位,缺乏自主创新能力和核心竞争力,而具有国际影响力和产业掌控力的企业明显缺乏。而且,一些内资企业经营和管理方式偏于保守,缺乏现代化经营理念和国际视野,难以适应日新月异的国际化市场变局。

(四)人力资源与高端发展的矛盾

尽管我国每年有近900万人的大学毕业生,加之农民工、退役军人、去产能转岗职工等重点群体,人力资源总量十分可观,但与制造业高质量发展要求对比,高端和技能型人才供给仍然严重不足。2017年,我国每百万人R&D研究人员仅1235人,而德国、日本、韩国和美国(2016)已分别达到5036人、5305人、7514人和4256人。

 

 

(五)产业生态与创新升级的矛盾

尽管我国营商环境不断改善,但制造业发展环境仍待进一步优化。根据世界银行统计,2019年,我国总税率占商业利润的59.2%,比德国和日本高出10几个百分点,比韩国和美国高出20几个百分点。我国劳动税和缴费占商业利润的46.2%,比德国和日本高出20几个百分点,比韩国和美国高出30几个百分点。

此外,我国企业退出效率仍然偏低,2019年,我国企业完成破产平均需要1.7年时间,高于德国(1.2年)、日本(0.6年)、韩国(1.5年)、美国(1年)。由于退出渠道不畅,市场出清进展缓慢,导致“劣币驱逐良币”现象时常出现,阻碍了资源优化配置和效率提升,对制造业升级和健康发展形成制约。

 

 

 

向高级化、数字化、绿色化突破

 

那么,基于现有条件,中国的制造业要乘何东风,拟应对挑战、在国际上的竞争力再上新台阶?

付保宗给出了答案。

(一)产业结构高级化面临突破

目前,我国制造业结构高级化趋势开始显现,产业加工度和技术密集度有所提高。但与发达国家相比,加工度和技术密集度仍然较低。2018年我国装备制造业产值在制造业的占比为29%,而美国(2016年)、德国(2015年)和日本(2014年)装备制造业占比分别为36.7%、51.7%和39.5%。2016年,我国机械和运输设备制造业增加值占比24.5%,而德国、日本、韩国、美国同年的机械和运输设备制造业增加值占比分别为44.1%、39.6%、48.7%、28.9%。尤其是诸多高端装备仍严重依赖国外供应,价格高昂且受制于人。未来,随着我国制造业竞争位势进一步提高,在供需结构性矛盾作用下,制造业结构高度化有望提速,产业加工度和技术密集度将逐步上升。

 

 

 

(二)产业数字化将不断纵深拓展

近年来,新科技和产业革命风起云涌,世界各国纷纷抢滩布局数字经济。目前,总体上我国制造业智能化转型仍在起步期,地区、行业、企业间发展很不平衡。随着我国人口老龄化趋势加剧,制造业“机器换人”进程将有所加快。未来,数字化革命制造业和数字技术将走向双向融合。随着数字技术进一步突破,通过跨领域、跨区域互联互通、融合互动。帮助生产商利用目前尚且无法进入的市场,在更广泛范围内实现产业要素资源更高效、更精准的优化配置。数字化将带动智能化生产、网络化协同发展,不断催生新模式、新业态、新产业。

 

(三)产业绿色化成大势所趋

联合国首席经济学家埃利奥特·哈里斯曾强调:“我们迄今所认为的长期挑战,如气候变化,已成为眼前的短期风险。”针对日益严峻的生态环保形势,推动绿色发展的呼声越来越高,国家将生态文明建设提升到空前高度,加快制造业绿色化转型成为大势所趋。

2020年突如其来的疫情蔓延给产业发展带来诸多变数,并可能导致产业竞争格局深度调整,未来,我国制造业结构、质量和效率将面临深刻变革,制造业高质量发展正在步入窗口期,只要加快优化产业生态,大力激发创新动能,中国制造有望突出重围、创造新辉煌。

 

 

扫描二维码关注公众号:

中科财经

中国科技投资

中科金融

 

    《中国科技投资》杂志社 ( 京ICP备14048894号 )

    《中国科技投资》杂志社官网上的部分内容来自相关部委网站,如果您认为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联系【 1227252578@qq.com 】我们会尽快处理。

    声明:本站严禁任何人以任何形式在本网站发表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相抵触的言论!

    网站支持:北京巨蛋科技 技术支持:Copyright© 2013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