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亏后又被举报财务造假 “爆款小王子”北京文化一地鸡毛
2020-04-30 23:36 访问量:2161次

来源:微信公众号 中科财经

◎冯伟康

巨亏之下又被高管举报业务造假,凭借《战狼2》、《我不是药神》、《流浪地球》一时声名大噪的影视新秀北京文化,突然向公众展示了并不光鲜的一面

 

4月29日,上午刚发布巨亏财务报告的北京文化(000802.SZ),下午又被实名举报业务造假。

 

29日傍晚,自称北京文化原副董事长的娄晓曦,通过微博账号“世纪伙伴”实名举报北京文化系统性财务造假,董事长宋歌和副总裁张云龙涉嫌背信损害上市公司利益罪,欺诈发行债券罪,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职务侵占罪,并表示举报材料已获证监会受理。

 

举报内容主要为以下四项。

 

当晚,深交所向北京文化发出关注函,要求北京文化说明举报内容是否属实,并说明有无虚构交易、相关影视剧项目的收入确认情况、是否构成资金占用等一系列相关问题。按要求,北京文化应于5月11日前提交说明材料。

 

北京文化深夜予以回击:娄晓曦言论不实,其因涉嫌挪用资金罪于今年1月19日被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正式立案,当前已出逃海外。

 

娄晓曦对媒体回应称,拍摄电视剧过程中挪用资金属实,但拆东墙补西墙在业内实属平常。

 

娄晓曦用以爆料的账号“世纪伙伴”,微博认证为北京世纪伙伴文化传媒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世纪伙伴”),娄晓曦正是该公司的法定代表人。

 

就在4月29日当天,北京文化发布《关于转让世纪伙伴100%股权的公告》,北京文化拟将其持有的世纪伙伴100%股权转让给北京福义兴达文化发展有限公司,转让对价为人民币4800万元。

 

曾压中《战狼2》、《芳华》、《我不是药神》、《流浪地球》等多个爆款电影的北京文化,也没能抗住影视寒冬,在2019年出现首亏,当期实现营业收入8.55亿元,同比增长15.37%,净利润同比下降1943.12%为-23.06亿元。北京文化对此解释称,主要是全资子公司北京世纪伙伴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简称“世纪伙伴”)和浙江星河文化经纪有限公司(简称“浙江星河”)经营业绩下滑,计提商誉减值准备所致。

 

业绩突然转向巨亏,还面临业务造假问询,曾经的“爆款收割机”北京文化,如今何去何从?

 

由合作到反目

 

北京文化前身为京西旅游(北京京西文化旅游股份有限公司),1998年在深交所上市,2005年与北京昆仑琨投资有限公司完成重组后更名为北京旅游(北京京西风光旅游开发股份有限公司)。

 

北京旅游在营收逐年下降后通过并购相关影视公司转入影视行业。2013年12月,北京旅游以1.5亿元收购北京光景瑞星文化传媒有限责任公司(后改名为“摩天轮文化”),宋歌作为创始人也由此进入北京旅游管理层。

 

连续操作《同桌的你》、《心花路放》等爆款电影后,北京文化更增加了经营影视业务的信心。2014年,北京文化分别以13.5亿元和7.5亿元人民币购买世纪伙伴和浙江星河100%股权。娄晓曦为世纪伙伴控股股东,持股比例为58%,公司主营业务为电视剧拍摄制作,核心团队包括影视制作人边晓军、编剧严歌苓、导演张黎等著名业内人士。浙江星河实控人则为著名文化经纪人王京花,此前是华谊兄弟经纪公司总经理。2014年收购完成后,娄晓曦和王京花分别负责北京文化的电视剧板块和艺人经纪板块。

 

娄晓曦曾于2016年-2019年在北京文化担任副董事长、电视剧业务负责人。据其所述,当前仍持有北京文化第三大股东(持股6.44%)西藏金宝藏100%股权,并且是第四大股东(持股5.31%)新疆嘉梦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的执行事务合伙人,两家机构合计持有北京文化11.75%股份。

 

收购而来的世纪伙伴成为了北京文化的拖累。北京文化2019年年报显示,2019年世纪伙伴营收为5.15亿元,净亏损为6.3亿元,截至2019年末,净资产约4770万元。

 

北京文化表示,考虑到电视剧行业经营和业绩困难的情况,以及世纪伙伴原管理团队流失,导致核心竞争优势缺失,业绩下滑严重,因此2019年对世纪伙伴计提商誉减值准备达8.34亿元。

 

而在此之前,世纪伙伴每年都完成了业绩对赌。2018年,北京文化电视剧网剧业务收入为5.18亿元,占公司收入比重为42.98%,超过电影业务营收,而2019年,世纪伙伴全年确认收入仅为113万元,同比下降99.78%。

 

同样被北京文化收购而来,宋歌的摩天轮文化完成了业绩对赌,娄晓曦的世纪伙伴则业绩下滑严重,最终要被以4800万元的价格转让,而其当年被收购价格为13.5亿元,差距明显。

 

据娄晓曦举报内容,摩天轮文化完成业绩对赌的关键在于宋歌挪用上市公司资金来填补业绩差额,对此,娄晓曦也并未否认自己曾参与其中。

 

2016年,宋歌请他操作相关公司来弥补业绩:娄晓曦拉来千和影业(北京)有限公司(娄晓曦持有40%股份)、西藏金宝藏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娄晓曦100%控股,北京文化第三大股东)和世纪伙伴接盘,以3000万元购买小说《球状闪电》版权。而摩天轮文化当初购买《球状闪电》版权价格仅为290万元。

 

2017年,双方再次使用同样方式操作《拼图》项目填补摩天轮文化业绩。

 

宋歌、娄晓曦、王京花三人,分别负责电影、电视剧网剧、艺人经纪业务,各自负责完成业绩对赌,本互相协作各自得利,然而在业绩下滑资金紧张等情况出现后,矛盾不免爆发。

 

据《燃财经》报道,娄晓曦称矛盾爆发于一场可转债危机。2018年,北京文化计划发行“可转债”为公司募集不低于20亿元的资金,为满足证监会审批要求,北京文化要求世纪伙伴与合作方废除已经签署及履行的真实有效的销售合同,寻求与一家新的合作方签署卖断协议。

 

北京文化同时在年报中透露:受行业整体经营情况和监管政策影响,2019年其压缩了电视剧业务规模和产量,同时对世纪伙伴业务人员进行调整。北京文化对世纪伙伴计提预付账款减值4.69亿元,称“通过资产清算组查访,世纪伙伴支付的预付项目款项,收回的可能性极小。”

 

而双方对于可转债募集资金的分配问题出现了利益分歧,北京文化对世纪伙伴突击“内审”、不予娄晓曦控股公司办理股份解禁限售手续,特别是北京文化称部分资金流向异常,娄晓曦被立案调查,双方彻底决裂。

 

2019年8月,娄晓曦宣布辞去北京文化副董事长、董事等职务,仍担任世纪伙伴董事长、经理职位。彼时,一方表示“工作调整原因”,一方表示“感谢”,而现在回看,在当时表面的和气下,双方已经剑拔弩张。

 

上述摩天轮业绩填补事件发生在2016年,娄晓曦本人也多次深入参与相关操作中,为何四年后实名举报?目前起来,这更像是一场利益分配不均的内斗,筹码不多的娄晓曦终于采取了“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行动。

 

一地鸡毛

 

4月30日,北京文化一字跌停,股价为6.92元,创近5年新低,总市值为49.54亿元,相比高峰的310亿元,跌去近260亿元。

 

北京文化2019年营收8.55亿元,净亏损23.06亿元,抵消了多年盈利,业绩“一夜回到解放前”,其中世纪伙伴和浙江星河分别亏损6.3亿元和1289万元,其余为计提减值准备所致。

 

从旗下业务来看,负责电视剧业务的世纪伙伴将被出局,负责经纪业务的浙江星河,核心人员流失严重,原本作为收入担当的陈道明、白百何、张丰毅等艺人陆续离开,目前在其官网中显示,仅有郭京飞、陆毅及《流浪地球》导演郭帆等知名人士尚在。而电影业务在《流浪地球》之后,包括《妈阁是座城》、《直播攻略》、《跳舞吧!大象》等作品口碑票房都不甚理想,多数未突破亿元大关,而当前疫情令电影行业停滞,无疑更是雪上加霜。

 

据北京文化2019年报显示,公司期末账面货币资金为1.76亿元,短期借款为3.9亿元,面临短期偿债压力。

 

依靠数个爆款作品成为电影行业后起之秀的北京文化,璀璨之后只剩一地鸡毛,业绩下降、债务缠身、业绩造假指控,遍体鳞伤的“爆款收割机”还能走向何处,难有人能给出答案。

 

 

 

    《中国科技投资》杂志社 ( 京ICP备14048894号 )

    《中国科技投资》杂志社官网上的部分内容来自相关部委网站,如果您认为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联系【 1227252578@qq.com 】我们会尽快处理。

    声明:本站严禁任何人以任何形式在本网站发表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相抵触的言论!

    网站支持:北京巨蛋科技 技术支持:Copyright© 2013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