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班子接手“烫手山芋” 阅文集团新人如何讲好新故事?
2020-05-09 20:37 访问量:1197次

来源:微信公众号 中科财经

◎冯伟康

 

腾讯接手阅文集团后便发生了“霸王合同”风波,新管理团队能否带领阅文集团踏上新征程?

5月6日,沸沸扬扬的阅文集团(00772.HK)著作权争议有了一个初步结果。

阅文集团新班子当天召开恳谈会后,在其微信公众号上发布《阅文新管理层改革旧合同:明确著作人身权归属作者、财产权的收益规则,免付费模式由作者选择》,对近日激烈讨论的网文作家著作权和收益规则等焦点问题给出了初步协商结果。

阅文集团表示,对于著作财产权,将会在双方自愿的前提下,为作者的授权匹配相应的权益,将选择权交给作者,1个月内将推出新版合同。

风波

 4月27日,阅文集团管理层进行了换血,包括CEO吴文辉、总裁商学松、高级副总裁林庭锋等部分高管团队集体荣退,辞去管理职务,腾讯集团副总裁、腾讯影业CEO程武出任阅文集团CEO,腾讯平台与内容事业群副总裁侯晓楠出任阅文集团总裁和执行董事。

28日,一些网文作者因新合同压榨式的规定向阅文集团发起了声讨,不少头部网文作家纷纷站出来发声,一时间,旗下拥有起点中文网、创始中文网、潇湘书院、红袖添香等一众网文平台的网文巨无霸,陷入了舆论风波中心。

在管理层更替之时,就有言论称更替的原因为付费和免费模式之争。之后舆论爆发,作者们在抵制全面免费模式之余,更重要的是抵制阅文集团在新合同下的“霸王条款”:作者将作品所有版权交由阅文集团,运营版权无需作者同意,且不予分配利益;作者与阅文集团不再是合作关系,作者由阅文集团委托创作,著作权属于阅文集团,且拥有版权期限是“死后50年”;签合约后,作者收益是扣除运营成本之后所谓“净收益”。

不少作者直指合同霸道,像是“卖身契”,作者成为为阅文集团创作的“写作奴隶”。

阅文方面先后辟谣发声:外界所传的新合同并非新管理团队上任后的修改动作,而是在2019年9月推出的,另外全面免费运营不属实也不现实。然而这丝毫没有熄灭广大作者的不满,声讨声量愈来愈大,网文大神纷纷发表看法,指责“霸王条款”,劝告普通作者看清楚合同条款,小心为上。

阅文集团回应称,“著作权分为著作人身权和著作财产权,著作人身权是作者不可转让,不可剥夺的权利,属于作家独有,阅文绝不会通过任何方式分享或获取这种权利。对于包括改编版权等各种衍生权利在内的著作财产权,将会在双方自愿的前提下,为作者的授权匹配对应的权益。”

浙江晓德律师事务所创始人陈文明律师对此向记者进行了解读:“著作权中人身权,是指著作权人基于作品的创作依法享有的以人格利益为内容的权利。它与作者的人身不可分离,一般不能继承、转让,也不能被非法剥夺或成为强制执行中的执行标的。著作财产权,是指著作权人依法享有的控制作品的使用并获得财产利益的权利。作者有权利决定转让自己作品中财产权的全部或一部分。”

在网传的阅文集团合同中,有规定称:乙方(作者)将著作财产权(包括但不限于《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十条第一款第五项至第十七项规定的协议作品的著作权权利)独家授权于甲方(阅文集团),并允许甲方自行使用或者进行上述权利的分/转授权及进行商业推广、销售,并签订相关协议。

记者查阅《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在第二章第十条规定了著作权包括人身权和财产权的十七种权利,除却前四项著作人身权,作者在签订合同后,一举将剩下的著作财产权全部授予了阅文集团。

陈文明律师同时强调:“在平等、自愿的前提下达成的合作协议是有效的。平台方在没有和作者充分协商一致的前提下,使用格式条款合同,没有对条款中的独家授权之类的条款做重点提示说明的,该条款约定无效。”

然而事实上,掉进合同坑的作者不在少数。

前不久,创作《鬼吹灯》火热作品的天下霸唱(实名张牧野)被判处侵犯“鬼吹灯标识”,他和制作《鬼吹灯之牧野诡事》的爱奇艺需向阅文集团旗下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即起点中文网)赔偿110万元。原因在于起点中文网曾于2007年以10万元和40%影视改编收益分成从天下霸唱处购买“除中国法律规定专属于作者权利以外的全部权利”,并在合同中承诺了限制创作。

这意味着《鬼吹灯》原作者,失去了自己作品的著作财产权,除非获得授权,不能使用相关内容进行创作,而在起点中文网授权下,其他人则可以出版《鬼吹灯》系列同人作品,并标注“天下霸唱原著”字样。

大神作家尚且如此,大部分中小作者更是没有与强势平台讨价还价的余地,除个别大神作家以外,多数作者面临的只是签与不签的问题。

阅文何处去?

 有业内声音认为,此次阅文集团强推新合同背后,是其正面临免费阅读的冲击使然。

2019年阅文集团财报显示,阅文目前拥有网络文学市场70%的内容,共计1220 万部作品储备、50%的创作者,共计810万名、主要顶尖网络作家和50%左右的用户。据 2020 年 2 月百度小说风云榜,排名前30部的网络文学作品中,有25部出自阅文平台。可见,阅文集团是目前网文领域当之无愧的霸主。

然而,今日头条旗下的番茄小说、趣头条旗下的米读小说、WIFI万能钥匙的连尚读书等主打免费小说的平台,正在强势崛起。其中,据QuestMobile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3月,米读小说日均活跃用户数达到622万,在免费小说App排名中位居第一。

阅文集团也在2019年财报中指出:近两年崛起的免费阅读应用程序短时间内吸引了数百万用户,对阅文集团付费业务造成影响。

另一方面,2020年3月,阅文集团发布的2019年度财报显示,其付费用户连年下滑,自有平台产品及腾讯产品自营渠道的平均月付费用户为980万,相较2018年减少9.3%,付费比率也由2018年的5.1%下降到2019年的4.5%。

面对付费用户数量肉眼可见的萎缩,想要与新生平台竞争时保持优势,推行免费政策成为阅文不得不采取的措施。

从阅文过往财报中也可以看出,阅文在线阅读业务也受到影响,自2018年起便出现了连年下滑的现象。2017年至2019年,阅文在线阅读业务占总营收比从85.2%大幅下降至44.5%。在2017年,阅文的自有平台产品及自营渠道平均月付费用户还保持在1千万人以上。

随着主营业务的疲软,阅文集团整体净利润增速受到了拖累,2017年至2019年,阅文集团净利润增速从1416%降到了21.9%。

阅文集团在线阅读营收占比下滑的另一重要原因是其版权运营业务的快速增长。2019年,阅文集团版权运营收入达到44.2亿元,同比增长341%,首次超过在线业务。

阅文集团在2018年收购新丽传媒,意欲打通IP产业链,大力推进全版权运营。2019年,新丽传媒推出多部收视率名列前茅的剧集,如《庆余年》、《精英律师》、《惊蛰》等作品。然而相对于阅文集团旗下810万余名作者、1220万部作品以及2019年授权第三方的160部作品相比,爆款IP数量还远远不能与网文霸主的地位匹配。

而且,在2018年收购完成后,新丽传媒还未完成业绩承诺。新丽传媒在2018年完成业绩3.24亿元,仅为承诺数额5亿元的64.8%,2019年完成业绩5.49亿元,完成承诺数额的78.43%。

版权运营的显著进展也带来了相关成本的急剧增加,2019年该部分成本为21.43亿元,相比2018年2.73亿元的成本大幅增长了681.68%。

目前来看,阅文集团未来增长将很大程度上依赖版权运营业务的增长,然而爆款IP改编成功并非十拿九稳,网文大神“天蚕土豆”的爆款玄幻作品《斗破苍穹》的动漫改编作品,未能达到预期效果,作者本人也发文表示了对此的无奈。

此次接班的程武,此前全面负责腾讯影业、腾讯动漫和腾讯电竞,以及腾讯互动娱乐事业群市场体系工作,从提出“泛娱乐”到提出“新文创”战略,这些业务都取得了联动性的发展。腾讯全面接管阅文集团后,能否将阅文IP运营发挥最大的价值,还有待时间来检验。

 

 

 

    《中国科技投资》杂志社 ( 京ICP备14048894号 )

    《中国科技投资》杂志社官网上的部分内容来自相关部委网站,如果您认为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联系【 1227252578@qq.com 】我们会尽快处理。

    声明:本站严禁任何人以任何形式在本网站发表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相抵触的言论!

    网站支持:北京巨蛋科技 技术支持:Copyright© 2013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