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人与城市的距离拉近 梦想正在照进现实
2021-01-29 14:40 访问量:1675次

文/木辛

关于居住观,其实可以有很多不同的见解。

最著名的案例是可可香奈儿,她选择在巴黎丽兹酒店的定制套房里度过自己的后半生,原因是酒店离她康朋街31号的工作室只有3分钟的路程。

当然,很少有人能与这位时尚女王一样热爱自己的工作,更鲜有人能将坚强、自信、努力,甚至是孤独、富有这些标签活成自己的独特魅力。

不过,这并不妨碍与其类似的居住观正在国内得到越来越多的认可。2019年的最后一天,重庆仙桃国际数据谷冠寓迎来了首批200名入住者,重庆女孩张晓颖的生活节奏就此发生了巨大改变。时钟指向八点半,张晓颖设定的闹铃终于响起,简单洗漱过后,在9点钟落于公司打卡前,张晓颖还有时间吃个简单的早餐。

过去与父母同住在老城区的她,每天都要往返40公里之外的仙桃谷,几经波折的上下班之路要花掉超过3个小时的时间。稍显心酸的背后,除了生活的柴米油盐,也有张晓颖对“北有中关村,南有仙桃谷”的美好憧憬。

与绝大部分年轻人一样,张晓颖也曾向往着北上广的“奋斗”,彼时,在她的印象中,汽车生产基地几乎是自己家乡产业的惟一标签。

不过,毕业后的张晓颖还是选择回到了重庆。在新一轮的产业升级浪潮推动下,重庆为互联网企业提供了更加友好的发展环境,也导入了更多优质的配套产业。在她看来,不仅仅因为一家创业期的互联网企业更值得她付出青春,更因为这座城市有着她对家的眷恋。

仙桃谷冠寓等人才公寓的出现,让这些年轻人对家乡眷恋的美好有了“埋单人”。

舒服卫生的环境,品类齐全的设施,以及低于周边住房的租金,改变了张晓颖固有的观念。如今,住在人才公寓的房间内,张晓颖对自己的未来少了顾虑,多了期待。

重庆仙桃国际数据谷冠寓项目

 

拉近梦想的新居所

 

“家住城南,工作城北”,几乎是所有“打工人”心里最遥远的距离。

在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发布的《全国主要城市通勤时耗监测报告》中,张晓颖所在的重庆,位于两座一线城市之后,排名第三。单程40分钟的通勤时间看似很多,但较2017年时接近1个小时单程平均时耗相比,已经下降30%。

通勤时间缩短的主因,肯定离不开城市管理者对交通网的重新规划以及轨道交通的大力建设,但在此之余,也与人们居住观的潜移默化变化息息相关。

自2016年,国务院政府工作报告首次提出建立“租购并举”住房制度后,住房租赁市场得到前所未有的巨大发展,随后的几年,人才公寓也如雨后春笋,陆续落地于一线、新一线城市,成为人才的理念安居之所。

如今,在仙桃谷工作的张晓颖每天上班只需要步行10分钟。“一室一厅包括物业费差不多是1200元。” 对于从家里搬出来的张晓颖,接受这个租金基本不需要做心理建设,但却给她的生活带来一些新的态度与选项。

“现在上班前还有时间化妆了。”住在仙桃谷冠寓的张晓颖,有了追逐梦想的资本,也有了更多可自由分配的时间,现在的她,觉得“离理想更近了一步”。

现在,住在重庆仙桃谷内的张晓颖,每天都会在楼下的跑步机跑上半个小时,如她所言:目的是“为了解决‘增重’等可能出现的亚健康问题”, 以及每天晚上在“目标10000步”的同事群里,顺利完成打卡。

作为人才公寓,仙桃谷冠寓的建设,内中包含着政府坚定产业转型的决心。按照渝北区的规划目标,将以仙桃国际大数据谷、前沿科技城、“三龙”片区为主要载体,计划用10年左右时间,将渝北打造为中国软件名区,力争比肩全国软件产业发达地区。

过去数年,重庆从传统汽车制造、传统笔记本制造,逐渐向新型服务性产业转型升级,而互联网等高科技行业亦是方向之一,仙桃谷冠寓建设的背景,就是为这些符合转型需要的外来人才,乃至本地人才,提供更好的安居条件。

有业内人士表示,在目前通勤条件还不太完善的情况下,类似冠寓这样的产品为人才提供一个舒适的居住环境,这对让人才安心工作、让企业留住人才,都有很大的帮助。

重庆并非孤例,而是众多人口净流入、产业加速转型城市的缩影。譬如安徽省省会城市合肥,近年来便引入了蔚来汽车等高端制造企业、科大讯飞等互联网企业,并吸引中科大和量子信息国家实验室等高精尖科研机构落地合肥。

这些产业在助力合肥整个经济快速增长的同时,也吸引了大量人才来到这座城市。比如,不少在上海、厦门、杭州工作的安徽人都陆续选择回来合肥工作,甚至这些年大量的安徽人已不再离开安徽了,而选择到合肥来工作、生活。

在合肥高新区长宁冠寓中,科大讯飞、美亚光电等众多企业的员工也在千里之外,体验着与张晓颖同样且全新的生活方式。

 

异乡人的温暖港湾

 

在今天,人才在区域经济发展中的作用愈加突出,如同重庆、合肥一样,多数一二线城市都希冀更多人才的加入,助力产业升级,提升城市的综合竞争力。

与张晓颖们的返乡不同,多数人依然怀揣希望来到异乡,期待着有一日能够锦衣归家。其中,深圳是很多人心中实现理想的沃土——这座城市充满了机会,开放的环境可以融合各种各样的文化,让每一个奋斗的外乡人感觉到友善。

据2020年4月15日深圳市统计局发布人口数据显示,深圳常住人口在1343.88万人,其中非户籍人口就有849.10万人,占总常住人口的60%以上,而如果包含流动人口在内,这一比例将更高。

“深圳确实是包容性强的城市”,深圳冠寓负责人孟蒙对记者表示,“我们公寓的价格、位置、设施合适,年轻人才愿意住进来,才能吸引来自全国各个城市的人才。这些人才务实、勤劳、有奋斗精神,这也是深圳的特点。”

在深圳,城中村是体现友善与坚韧的一种特殊区域。这里有区别于其余一线城市的友好生活成本,但也有着形形色色的复杂环境,对于很多初来深圳的人说,这里是他们梦开始的地方,也是最初的一块跳板。

但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在城中村的社交中得到满足。在冠寓已住了三年有余的孔胜林,时至今日依然记得搬离城中村的那天,当将最后一个纸箱子摆上货车之后,自己一跃而上时内心的喜悦。

人才公寓则给了他们更多的选择。在深圳有着丰富多样的人才政策。例如,龙华区的人才安居政策,采取定向配租企业的方式,针对符合条件的企业总部员工,政府给予相应比例的租金补贴;而龙岗区的人才安居政策覆盖的租户范围更广泛:租户如果在深圳无房,只要具备大专以上学历,并在龙岗区缴纳社保,就可以享受龙岗人才安居40%-50%的房租补贴。

在孔胜林所居住的冠寓,环境、装修、地理位置都很不错,享受1000元左右的房租补贴后,居住成本并没有出现很大的提高,却让生活回到了自己熟悉的节奏。

这样的故事在全国很多城市都在上演。据不完全统计,仅在2020年疫情后,全国便有超过50个城市出台人才相关政策,涉及城市也由核心一二线城市扩展至三四线城市。诸如南京、苏州、杭州等城市均对人才政策进行了深化调整,与之前人才落户、补贴购房不同,近期政策经过不断升级创新,纷纷提及“人才公寓”,全方位留住人才。

在湖北武汉,人才公寓成为很多青年人毕业后的首选。

作为华中经济增长引擎,武汉政府2017年便推出“百万大学生留汉计划”,积极践行租购并举,增加人才公寓等租赁住房有效供应,全力保障人才居住环境。

这背后,也有着很多住房租赁品牌企业的积极响应。例如,已经在武汉布局29家门店的冠寓,与政府合作的人才公寓已经达到15家,开业房间达4264间,在总房源中占比达到56.7 %。

据龙湖冠寓负责人李翱介绍,未来一段时间,人才公寓仍将是武汉冠寓持续拓展的重点方向。

 

人才与城市相辅相成

 

2020年,住建部将人才公寓列为住房租赁行业发展的重要方向之一。而作为细分品类,人才公寓有着明显政策属性,随着各城市人才战略的升级,已经蔚为可观。

在积极的政策推动下,张晓颖们变化了固有的居住观、孔胜林们回归熟悉的环境,更多百样的人才都住进安心的居所。

诸多城市获得了更为充沛的发展动能:武汉顺利扭转了人才净流出率的局面,在2020年初便提前、超额完成了“百万留汉大学生计划”;在重庆,几年来也吸引了数以万计的紧缺优秀人才,助力产业加速升级。

一定程度上,人才公寓不仅助力了城市更新与人才安居,也链接了城市的未来,让人才与城市共谱了一幅积极向上的共生共荣画面。

在企业层面,万科泊寓、龙湖冠寓、旭辉领寓等住房租赁头部企业,均较早参与了人才公寓的布局,这与头部企业的社会责任有关,也从侧面反映出人才公寓的门槛。

在人才公寓筹建过程中,政府、园区往往需要对公寓运营方的资质进行严格审核,包括品牌实力、口碑等多个方面。而等拥有地产背景、且运营稳健的头部住房租赁企业,显然更符合这一标准。

作为龙湖集团四大主航道业务之一,目前,冠寓已与武汉、南京、重庆、深圳、天津、苏州、青岛、合肥等全国十余个重点城市政府及相关事业单位,房管局、公租房管理机构、国家科技园区等,合作落地40多个项目,提供超过2万套人才住房,助力提升各城市人才吸附力。

对于未来,发展人才公寓、解决人才安居问题,依然是这些头部企业坚持的方向。正如龙湖冠寓相关负责人所言,龙湖冠寓将积极配合各城市与地区的人才引进与安居政策,让更多的年轻人享受到符合当下消费升级市场形态的租住产品,安居共享,以邻为友,择邻而居。

政府的大力推动,冠寓等头部住房租赁企业积极响应,让人才公寓成为城市吸引、留住人才的重要砝码,也成为人才在奋斗路上的温馨港湾。当人与城市的距离逐渐拉近,梦想的轮廓也开始照进现实。

    《中国科技投资》杂志社 ( 京ICP备14048894号 )

    《中国科技投资》杂志社官网上的部分内容来自相关部委网站,如果您认为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联系【 1227252578@qq.com 】我们会尽快处理。

    声明:本站严禁任何人以任何形式在本网站发表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相抵触的言论!

    网站支持:北京巨蛋科技 技术支持:Copyright© 2013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