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新常态下的股权投资策略
2019-10-10 00:56 访问量:4646次

来源:中国科技投资杂志

股权创富的神话不胜枚举,百倍、千倍甚至万倍收益的财富故事总是让人沸腾,越来越多的投资人开始将股权投资加入到资产配置的清单之中。那面对一次又一次的财富机遇,我们又该如何把握呢?

在《2019资产配置白皮书》发布论坛·股权投资论坛上,普信邀请普信深度战略合作机构征和惠通董事长付竞先生、梅花创投合伙人吴世春先生、盛世投资合伙人李岩先生、天图投资合伙人李康林先生、利格泰总经理赖卫国先生共同就经济新常态下的股权投资策略展开讨论。

话题1:在经济下行持续的状态下,投资人应该如何调整我们的策略?

吴世春:当前经济处于下行期,可以投一些抗周期的行业,如国家鼓励的行业、消费品行业。科创板对于硬科技是个特别大的利好;还有就是下沉市场,把一、二线市场成功的模式复制到三到五线城市人群里面去,因为县城还隐藏了7亿多人口,需要消费升级的产品

经济下行期,投资可能不像以前有集中的风口或赛道,机会而是变得更加分散。这恰恰是投资的好时候,因为不容易一窝蜂涌现到某一个赛道,投资人的钱也不会在一个赛道里团灭,能让创业者更有耐心,静下心来把事情做好。

从过去的几次经济寒冬来看,恰恰这样的时候能诞生伟大的企业,BAT诞生在1999-2000年间,那时候泡沫快破灭了;现在的今日头条、美团、滴滴都是诞生在2009-2011年年间,那时候也是金融危机的时候。所以说,经济周期是一个新的起点、新的投资机会的开始,每一个十年都会把中国的所有行业重做一遍。接下来的主题,包括5G、人工智能、智能制造,将会诞生很多的创业和投资机会。


李岩:不同的经济周期、不同的时点会衍生出不同的投资机会,从最近两年传统的母基金投资的情况看,盛世投资对外投资的节奏其实是在放缓的。对于母基金管理人来讲,过去十年算是股权投资的第一个十年周期,在新的经济增速放缓,第一个周期结束进入第二个周期的时候,我们自己的业务模式也要进行一些调整。从去年开始盛世投资就一直在筹划未来要重点布局的S基金业务,因为这跟我们本身的基因、资源可能更加匹配。

大家也都知道,中国的股权投资行业还是在2009年创业板推出之后,从2010、2011年开始发展起来的,2014年财政部“拨改投”政策出台之后,大量的政府资金开始进入一级市场。现在这些基金已进入退出期或者清算期,而存量资产的退出压力是很大的。未来三到五年将是中国S基金的黄金发展期,而且在最近的两年内,确实还存在一些能够以很低的价格拿到的优质资产的投资机会。

所以盛世投资开始做S基金的布局。从投资的策略来讲,我们想更多投资一些市场上偏中后期的基金份额。同时,针对S基金的业务,我们又重新开发了自己的估值模型、尽调体系,包括数据库的系统,为我们对于资产的估值和定价提供投资的工具。

从退出端来讲,我们并不想依靠单纯的IPO退出方式。过去十年中国的VC、PE机构投了将近70万家企业,现在中国的上市公司加起来一共不到4000家,所以单纯通过IPO其实还是一个很困难的方式,所以我们更看重未来整个资本市场并购重组的机会,包括二手份额基金市场整体发展起来之后的交易、流通的机会是我们更看重的投资方式。我们希望S基金的业务能够把合作伙伴的资源整体整合起来,把投资和退出的事情做好,这也是在盛世投资在现有的经济环境下产品方面的策略。

李康林:过去这几年,互联网的基础设施建设完成之后,所有的美元基金都开始配置消费的资产,所以我们会觉得消费会是一个非常大的市场。8月27日,上海开了一家大的超市Costco,上午就被买停了,开车进停车场要排三个多小时。不论经济形势怎么样,老百姓还是有消费的欲望和冲动的,这是一个亘古不变的道理。我们买的是商品,每件商品都存在将来被品牌化的价值。

我们都知道,巴菲特过去几十年主要配置都是在消费品,而消费品有一个特别有意思的特点,它可以几十年保持高增长,每年100%或30%-50%的增长,虽然不会像互联网企业一年之间上百倍的增长。所以市场还是有非常多的机会,尤其我们有全球最大的消费市场。

当前,消费市场涌现出了非常多的增量消费品,比如视频、线上课程、游戏等,现在我们更应看重增量的消费品市场,而不是以前传统延续下来的衣食住行。整个中国国内市场有非常大的机会存在,而且这些消费品最好的一点就是,它就在我们身边,即便不具备专业投资能力的人也看得懂,也能看到其背后的投资价值。这是我们坚持看消费,也认为中国未来的消费品市场,会非常巨大且有很大的赚钱效应的一个基本逻辑。


赖卫国:经济下行本质的原因在于产业的升级。中国14亿人口有消费能力,中国的经济总量目前是全球第二大。不出意外,十年内中国的经济总量与美国持平是个大概率事件。所以说,经济看起来是下行,实际上是符合经济发展规律的一些起起伏伏,这也很正常。

我们利格泰是做医疗器械产业的。医疗器械在国内还是比较年轻的一个产业,有着极高的门槛和非常高的技术、产业链上下游的集成度。我们把整个医疗器械的市场定义为一个消费品,因为没有人没病乱买医疗器械,一定是有病了才去医院解决某种问题。对于我们自己做产业,利格泰只是潜心做整个产业链上下游的深度整合跟深度挖掘,使自己更有价值。


话题2:我们今年面临的宏观问题,特别是科创板的推出,会对我们的投资产生哪些相应的影响?

吴世春:科创板是今年创投领域最大的一个亮点,很多机构现的投资重心都会放在瞄准科创板企业。现在科创板有很多硬性的要求,比如科技含量、发展专利数、成长性等。对于我们这种投早期的创投,梅花创投会更加看重早期的苗子,像现在的智能制造、人工智能在一些行业里的应用。我们今年要上市的两家企业——科比特无人机、岳阳新材料——都是行业里的龙头。两三年间,它们从只有几个人的公司发展到行业的龙头,这说明在中国经济体量这么大的一个国家,硬科技能找到巨大的应用场景。

李岩:在未来的这段时间里,随着科创板的推出,国家会把更多资金和资源投入到核心技术开发、创新,包括自主知识产权的维护和建立在内,而这些行业本身也都是VC、PE机构重点投资的领域。所以对我们这些投资机构来说,未来有可能我们会有更多或者更好的投资机会,但到底哪些东西是好的可能还是要看每个投资机构的眼光和评价能力。

赖卫国:科创板在资本市场今年很热,传统资本市场首先考虑盈利、体量,但科创板不是考虑盈利、体量,首先是成长性,第二是创新性,这些的推出刚好出现在逆全球化贸易壁垒增多的时间点上,可以说是历史的产物,机会大于挑战。


付竞:从国家导向来看,不管是在科创还是在芯片、高端制造方向,提出了更多有引导性的政策和意见,相应也出台了很多支持这些行业发展的政策,对这些行业有一些促进和利好。对于投资机构来讲,只要我们提前做好相应的布局和策略,还是有一定机会的。

 

 


话题3:在现在的市场当中,有很多可以选择的投资机会,不止像股权投资这一种投资机会,大家认为现在股权投资是不是一个好的时机?如果是一个好的时机的话,为什么?

吴世春:我觉得现在对于早期投资来说绝对是一个好的时机,在经济周期转换或者经济寒冬的时候,因为项目更便宜、创业者没那么浮躁、竞争对手少等原因,这时候是早期投资最好的布局时期。

早期投资刚好是穿越经济周期最好的武器,据我观察,中国经济有一个“82”原则,每逢8的年份进入低谷,每逢2的年份走出低谷。1978年进入低谷,1982年走出来;1988年进入低谷,1992年走出来;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2002年进入蓬勃发展期;2008年世界金融危机,2012年开始进入爆发期。所以我觉得2018年进入周期调整,到2022年又会进入一个很大的蓬勃发展期,“82”原则到现在为止还是生效的。

梅花创投希望能够投入中国的创新业,能够支持更多优秀的小镇青年和中国的创业者,为他们提供去创业、去改变自己命运的动力,这将是我们国家生生不息的动力。我们希望能够给他们开第一张支票,能够给他们提供一些早期的帮助,我们将感到特别荣幸。我们认为他们身上具备延迟满足感的创新动力,对我们来说这种经济下行期就是一个好的投资时期。

李岩:从整个行业的前景来看,短期之内,做股权投资机构的日子依然不会特别好过。一是因为整个经济形势的变化,第二也是因为监管的问题。现在正在经历一个大浪淘沙、优胜劣态的过程,也是一个行业整合的时期。

从中长期来看,我们还是很看好中国股权投资行业的发展,因为从中国整体几十年经济增长的历史来看,从最早的贸易再到能源、地产、基建、互联网,未来的中国经济在往上一个台阶去走,必然是要靠创新,靠实体产业的发展。对于股权投资来说,这肯定还是一个值得长远布局投资的产业。而且从中国资本市场的融资结构上看,大部分企业还是靠银行、信贷间接融资的,中国直接融资的比例现在占比依然很低,所以未来股权投资、资本市场、债权这种直接融资的产品规模肯定有进一步提升的空间。

至于现在是不是一个好的股权投资的时机,我认为,不同的市场阶段有不同的投资产品和投资模式,在下一个周期里面,投资的模式和产品可能会有一些新的变化。所以在不同周期里面,同样是股权投资,但是你所选择的投资产品是不是能够适应整个市场的变化,这可能是一个比较关键的问题。

李康林:现在是股权投资的好时期。过去的十几年,工业设计的价值观没有发生变化、审美观没有发生变化,是我们自己的审美能力发生了比较大的变化,我一直认为审美能力的变化是消费升级的核心要件。十几年前我们不知道什么是好东西,也生产不出好东西,十几年后我们自己能生产出来更好的东西,且我们知道这是好东西。

民族品牌的复兴,或者民族品牌的崛起不光是一个口号,不光是人均GDP增长,还需要整体的审美能力提高,以及民族意识、民族自信达到一定的程度。我觉得今天中国的消费品是最好的时候,我们可以期待大量的民族品牌崛起。其实我们今天消费的大多数东西已经是国民品牌了,只是我们还没有意识到,比如小米、美团、奈雪的茶等,我们在用的东西大多数已经是国产品牌,随着新品牌的出现以更多民族的因素植入到品牌当中,将来这个比例会越来越大。今天是做消费品投资最好的时代,可能今后的三到五年做了消费品投资布局之后,未来二十年我们就等待逐步发芽、长大,最后长成参天大树。

赖卫国:我的看法是任何时候都有好投资的时候,就看怎么投。对于股权投资来说,要事先洞察这个企业有没有能力变成一个可高速发展的企业。所以只要在政体稳定的情况下,任何时候都是最好的时候。当然,在现在经济稍微有下行的时候,投资成功取决于投研团队对这个投资标的本身的挖掘,甚至是做系列深入的调研跟参与。没有一种成功是被设计出来的,只有方向正确,并结合新的各种情况做出变化,懂得在市场上如何整合新媒体、新资源甚至新技术,我相信,投资才会取得成功。

付竞:对于股权投资这个行业,当前难不是难在“投”上,是难在“融”上。从数据来看,今天真正拿出钱去做投资的机构变得非常少。机构变少,但企业的融资诉求一直都有,这样可能我们就有更多机会去选择更好的标的,这是第一。第二,我们投资者或投资机构将有更大的谈判空间,去谈一个更好的估值、更合理的价位,这对前期投资来讲是非常重要的两个优势。从退出来讲,国家相继推出了科创板等一些新的退出机制,对于我们整个股权投资的退出来讲是一大新的利好。所以对股权投资这个行业来说,国家对这个行业的政策支持一直没有停歇过,现在所谓的“寒冬”不是投资的寒冬,而是融资的寒冬,整个行业的投资机会还是很大。

 

 

 

    《中国科技投资》杂志社 ( 京ICP备14048894号 )

    《中国科技投资》杂志社官网上的部分内容来自相关部委网站,如果您认为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联系【 1227252578@qq.com 】我们会尽快处理。

    声明:本站严禁任何人以任何形式在本网站发表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相抵触的言论!

    网站支持:北京巨蛋科技 技术支持:Copyright© 2013 Comsenz Inc.